公司丨万达的新局与网科集团的“消失”

2018年04月03日 成都写字楼信息网 来源: 中国房地产报
分享到:
曾被王健林寄予厚望的万达网科集团似乎消失在了未来的布局中。 万达官网4月2日的信息显示,万达集团旗下的四大业务集团,由此前的商业、文化、金融、网科,悄然变更为商管、文化、地产、金融。最显著的变化有三:商业集团更名为商管集团,地产集团成立,网科集团消失。这或许意味着网科业务不再以业务集团的形式来运作,其他业务则适时推进。 经过种种的万达集团如今又进行了调整与定位,只是希望这一次新的调整能够调到位,因为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长久的战略摇摆及缺少核心竞争力对于发展终究是不利的。
曾被王健林寄予厚望的万达网科集团似乎消失在了未来的布局中。
万达官网4月2日的信息显示,万达集团旗下的四大业务集团,由此前的商业、文化、金融、网科,悄然变更为商管、文化、地产、金融。最显著的变化有三:商业集团更名为商管集团,地产集团成立,网科集团消失。这或许意味着网科业务不再以业务集团的形式来运作,其他业务则适时推进。

经过种种的万达集团如今又进行了调整与定位,只是希望这一次新的调整能够调到位,因为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长久的战略摇摆及缺少核心竞争力对于发展终究是不利的。

未来新局面

商管、文化、地产、金融未来将成为万达集团的业务方向。

根据官网的信息,万达商管集团旗下除持有238座已开业的万达广场外,还包括万达研发的商业建筑智能化管理系统,以及万达商业规划研究院。丹寨万达旅游小镇也在商管集团旗下。

万达地产集团为新成立的业务集团。按照规划,第一要负责消化商管集团的地产业务;第二要开发万达广场重资产;第三也可以输出品牌管理。

王健林对地产集团的定位为“不求做大,主要看利润”。官网信息显示,地产集团开发的产品包括万达广场、万达酒店、万达城、万达茂等商业地产产品,以及万达旗下的住宅项目。

万达文化集团旗下包括影视集团、宝贝王集团、 文旅集团、体育集团,已成为万达新的支柱产业。2017年收入637亿元。

万达金融集团旗下拥有保险、投资、资管、网络小贷、私募基金等业务板块,通过普惠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和社会民生。2017年金融集团收入321.2亿元,完成年计划的125.5%

在2017年工作报告中,王健林表扬了金融集团,他说“这里我要特别提一句,金融集团净利润完成年计划的1961%,创万达完成计划指标的历史纪录。”

对于未来的布局,2018年万达集团计划收入2479亿元。

商业地产收入1245.4亿元,其中商管公司总收入366.4亿元,租金收入326.8亿元;新开业万达广场50个,万达茂2个;房地产收入879亿元;新发展重资产万达广场7个;轻资产万达广场50个,其中合作类40个,投资类10个。

文化集团收入733亿元,其中影视集团收入581亿元;体育集团收入94.3亿元;文旅集团收入30.7亿元;宝贝王集团收入26.4亿元。

金融集团收入408亿元。集团其他收入92.8亿元。

同时,万达要进一步加快轻资产步伐、形成新的支柱产业、继续降低企业负债,形成全新的竞争力。

从“新星”到“隐落”

“网科集团暂不安排收入计划,上半年内因与世界级网络巨头战略合作,待落地再安排。”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万达2017年的工作报告中表示。

实际上,王健林对万达网科业务早已不满,曾在2017年年会上表示,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万达网科集团总裁)太多的钱”。王健林还表示,网科集团暂不安排2018年的收入计划,并将成立新网科公司。

不久之后的2017年12月28日就传出了大规模裁员的消息,据称要从目前的6000名员工裁至300名,即只保留职能部门。

作为万达集团第四次转型的里程碑,万达网科科技集团的成立在最初被赋予打通实业+互联网的桥梁作用,公司旗下拥有飞凡信息、快钱支付、征信、网络信贷、大数据等公司,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场景应用等技术为实体产业实现数字化升级,为消费者提供生活圈的全新消费服务。

这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目标。然而它的发展不尽如人意,主要存在的问题是定位摇摆与高层更替频繁问题。

万达网科的前身是万达电商,2012年万达宣布要做电商时希望将金融、互联网与自身的万达广场以及背后千万顾客资源相结合。

此间5年,从万达电商到万达网科,四任CEO都有着自己的构想,他们想让万达的互联网与金融、客源的结合方式朝着自己预期的模样发展,但可惜的是,万达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空间和时间去实现。

作为第一任CEO的龚义涛,初去万达时经过大半年的思索、沟通、协调后,万达电商的商业模式逐渐清晰。当时万达电商的发展核心不是做交易,不是购物,而是为万达内部服务,提升万达商业地产的价值,核心是抓取用户和数据。

2013年12月,万达电商首次以万汇网的身份对外亮相,该网站定位万达广场的O2O智能电子商务平台,不提供实物在线购买服务。

不过在第二任CEO董策看来,万达拥有全球最大的线下商业平台,这是可以和阿里巴巴一决高下的平台基础,而万达缺少的只是线上平台的流量入口。于是2014年8月29日,万达集团、百度、腾讯在深圳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宣布共同出资在香港注册成立万达电子商务公司,飞凡网替代万汇网正式亮相。

此时董策刚入职一个月,他更像是此次合作的建议者和执行者,而背后的王健林则主导通过与百度、腾讯两大巨头合作,万达电商能迅速成为全球最大的O2O电商平台。

飞凡网上线没多久后,董策以突然离职结束了短暂的万科任职生涯。2015年6月3日晚,董策以照顾家人为由辞职,而原本次日他应该出现在“飞凡电商媒体沟通会”上。董策离职后,万达用时8个月才从芒果网挖来了第三任CEO李进岭。

与前两任CEO思路不同,李进岭希望把全国所有商业、写字楼的停车场全部收了,让停车全部实现线上支付,形成自己的支付体系,将微信、支付宝阻挡在门外。于是,2016年8月1日飞凡网用7亿元投资了智慧停车公司ETCP。当时,李进岭表示,ETCP将为飞凡提供全套智慧停车解决方案,并与会员体系、积分体系对接,利用车主画像,提供更加精准的服务,优化用户体验。可是2017年2月,李进岭也离职了。

挖来的三任CEO接连辞职,万达开始启用内部人来掌管飞凡,曲德君开始走到台前。2017年10月,万达网科为飞凡新版APP举办发布会时,站台的正是曲德君。

从万汇网到飞凡信息,从投资ETCP再到成立万达网科,万达的电商从最初通过内部服务实现资产增值逐步转变为整合金融、网络、客源、地产的复合多元的角色,表面来看其被赋予更大的期望与职能,不过在一位长期研究万达人士看来,“万达的电商情结从服务实体到整合资源,其背后是万达高层对于线上线下如何结合没有明确的认识。即便是此后的万达网科成立,名义上是万达第四次转型的缩影,但是事实上也是万达整体战略收缩下的一次调整。”

对于它的发展,在万达集团2016年的年会上,王健林表示:按照发展计划,万达网络科技公司要力争在2018年实现整体盈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而这句话的背景是截至2016年末,万达网络科技公司都没能盈利。

不断的调整与定位的不清晰,使万达网科渐行渐远。

不过,万达网科并没有真正地消失,王健林曾表示,网科集团暂不安排2018年的收入计划,并将成立新网科公司。

按照规划,腾讯等4家企业入股万达商业后,腾讯将推进与万达网科集团的战略合作,同时,万达将保持对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主导权。

万达的网科业务一直在推进。3月12日,万达网科确认与新西兰区块链公司Centrality NZ展开战略技术合作。3月21日,曲德君出席2018中国零售数字化创新大会,并称“随着我们产品不断聚焦,我们的效果正在快速的呈现出来”,暗示业务仍在推进。

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分析认为,万达网科集团“消失”,可能意味着未来网科业务不再以业务集团的形式来运作。至于该部分业务的归口,有可能继续独立发展,也不排除重新纳入到金融集团旗下的可能性。


想了解更多写字楼专业资讯?
赶快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吧!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编辑: 李琳

1共1页  首页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免责声明:若未注明文章来源为“成都写字楼信息网”,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成都写字楼信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