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沪杭社区防控:应对租户返城要精准施策

分享到:
大规模地返城与复工渐次启动,流动性人口密集的上海、杭州等长三角城市无疑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大规模地返城与复工渐次启动,流动性人口密集的上海、杭州等长三角城市无疑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当持续的疫情遇上了复工返城大潮,又产生了新的问题。目前,多地基层社区努力防控返工潮可能带来的输入性疫情威胁,同时一些管理问题给部分符合条件的返工人员造成一定阻碍。

“租户进小区难”成为了横亘在不少外地返城人员与投入到企业复工之间的一道坎。一头是疫情防控不松手,另一头是经济发展不掉线,如何平衡好疫情防控与有序复工?如何正确守好社区防疫的“第二战场”?这些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成为摆在城市治理者面前的新挑战。

受访专家表示,眼下的街道和社区等承受着疫情防控的巨大压力,但实际执行中一刀切的简单化操作并不可取,疫情防控需科学指导、考虑周详与精准施策。

杭州有“绿码”返城也艰难

近日,有媒体报道杭州不少小区推行“不准租户进入”政策,导致不少返回杭州的人“有家不能回”。

针对这一情况,2月10日,浙江省疫情防控责任令第2号和杭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令第34号要求,各地在坚持严格管控的前提下,不得随意限制小区居民和租客进入小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返杭群体时发现,一方面,目前杭州各区及各社区管控条件不一,需要提交的证明材料也不相同,对返城人员造成不少困扰。

另一方面,杭州当前已经针对外地租户返城的情况,出台了“杭州健康码”的综合管控举措。然而,在实际的社区防疫管控中,记者调查了解到,即使返杭人员申请到“绿码”,仍会遇到诸多阻碍。

“我已经向社区打了一早上的电话,怎么都不放行,必须在公司宿舍隔离7天,由公司提供健康证明,我才能回到小区。”2月12日,在杭州一家集成电路企业就职的金泽(化名)向记者抱怨道。

他称自己一直居家并无外出,但由于杭州小区并不清楚个人的健康状况,即使已经拥有了杭州的“绿码”、企业复工与个人工作的证明,也无法正常回到杭州。

无独有偶,记者了解到在杭州拱墅区,部分返工租户还需公司向拱墅区的防疫指挥部进行申请,才能顺利进入小区。

与杭州东站仅一路之隔的王家井社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疫情在杭州各个区的严重程度不一致,各区的人口密度、人口流量以及所处的位置也都存在差异。在此情况下,目前该社区非湖北地区、重点疫区的住户可根据复工企业的政府批文、本人工作证明与个人行动轨迹的证明等到社区办理出入证。

“但每个社区规定不一致,返城人员在返城前务必拨打社区电话咨询,以免跑空。”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综观此类现象可发现,尽管杭州市政府多次纠正不当的社区管控行为,但仍有个别地方基层社区存在层层加码、简单化防疫管控等问题。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唐贤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小区业主的恐慌心理、社区基层治理者的工作压力,以及地方管理者的防疫责任,都会强化对外来人员的驱逐与劝返行为,以最大程度地降低自身的管控风险。同时政策举措的层层下达到最后执行,也会在实际操作中导致部分内容的扩大或曲解。

对此,2月12日下午,杭州市人民政府再次调整了“防控疫情、人人有责”十项措施,其中明确提到:不得随意阻拦在杭州购房、租房的新杭州人凭绿码和有效证件出入所在的社区、村庄、单位。

基层防控仍需精准施策

与“杭漂”们相比,部分“沪漂”返城或将遇到更大的现实难题。

在上海,近日多名在上海嘉定工作的外地人士向记者反映,陆续接到通知,在沪租住如果没有上海市居住证将无法进入小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在以上海嘉定区为代表的部分区内,不少街道社区均接到了类似的趋严管控要求,且部分小区已经开始执行。

其中,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街道社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居住证是外地来沪人员合法的有效证件,能够证明在沪有长期固定住所,同时也是进入公安系统的有效信息。

上述负责人表示,根据2月10日上海嘉定区最新出台的“最严措施”要求,外地返沪人员必须凭上海市居住证才能证明自身在沪有固定住所,本地居民必须持本地身份证进入小区,其他证明无效。

但记者查阅2月10日上海嘉定区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落实村居社区严防严控、群防群控的若干意见》(下简称“嘉定15条”),其中并未提及有关无上海市居住证需暂缓入沪的明确指示。

对此,上述街道管理人员解释称,“嘉定15条”规定“外来访客和车辆禁止进入小区、村组”,这表示外地返沪人员如果没有上海市居住证(即无居委会登记信息),将被一并视为“外来访客”禁止进入小区和村组。

2月12日,记者拨打了上海12345市民热线。接线员明确表示,外地返沪人员能不能进租住小区和有没有上海市有效居住证,没有直接关系。

针对上述基层社区存在的管控问题,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院长助理韩志明教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街道和社区等承受着联防联控群防群治的巨大压力,在工作上坚持高标准严要求是可以理解的。

“同时,在疫情防控和精准劝返的过程中,要坚持科学态度,不能头脑发热,更不能层层加码。”韩志明告诉记者,基层防控工作方式上要避免一刀切,工作过程上要体现人性化,耐心细致地做好被劝返人的思想工作。

唐贤兴认为,即便隔离是当下疫情防控最传统也是最有效的办法,但同时需要强调的是,隔离的需要不能演变出不分青红皂白、不讲程序法理的做法。这就要求当前的城市管理者在牺牲少数人的利益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也要做好相应的补偿救济工作,从而最大程度地减少其损失。

想了解更多写字楼专业资讯?
赶快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吧!

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编辑: RL

1共1页  首页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免责声明:若未注明文章来源为“成都写字楼信息网”,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成都写字楼信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